我和成熟單女的一次經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交友故事 一枝獨秀 6533℃ 0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周日本來約好了蕭大哥夫妻,就是上次提到的發展成固定的那一對夫妻。可惜嫂子今天加班,太累了,大哥也很體貼嫂子,約好改天再聚。下半月在湖北,所以可能又有一陣子見不到他們了,從過完年后就在想嫂子的***,不過自從老婆也搬到長沙后,就沒有了出來活動的機會,只有上周五和一位湘西的姐姐在一起開心了一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畢竟老婆來了還是有所收斂,不知道為什么從小就極其討厭別人對我的要求和責任,這讓我覺得自己是一只關在在籠子里的老虎,為此我大學一畢業就遠遠的躲到珠海,為了了無牽掛,當然了,都說父母在不遠行,對他們的思念也是促使我早早安家的另外一個方面原因。順便說下,雖然俺不是高帥富,但從小在書香門第的家庭長大。爺爺奶奶爸爸都是老師,媽媽是公務員,所以從小確實比別人家的小孩多了一份束縛和嚴格的要求,總是要按著他們所說的去做,甚至我的青春期叛逆也僅僅只有一天,就被嚴厲的鎮壓了。大學志愿報的云大的醫學,本碩博8年連讀,就是為了遠遠的享受那份自由,可惜志愿被老媽全部填在了家門口哈爾濱的學校,所以畢業后躲到珠海去是有原因的。當然,結了婚后就把自己的獸性隱藏得更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誒,俺這人總喜歡跑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和這位姐姐認識是在情人橋上,一個找情人的網站,不是肉體上的交合,而是精神的交融,里面幾乎都是異地傾訴,當然那上面的朋友我也只和她見過面。在上周五那個中午前,我一直以為會永遠也見不到情人橋上的朋友們的。69家園審帖的大神不會認為我是在打廣告吧,不過順便和69的客服牢騷幾句,幾百的銀子都上供給你們了,咋還照片都傳不上去呢,到現在俺的頭像還裸著呢——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是去年的下半年10月左右加的她,每天上班聊上一兩句或一連聊上半天,當然趕上工作忙時俺幾天也不上線,割了老外老板的JJ,糗百慣例。聊得內容包括她的時裝店,包括她家寶寶的學習情況,也包括她和老公的性生活,總的來說從最開始的不熟,我說十句她偶爾插一句,到后來隨意的開黃色的玩笑,但我們都知道僅限于網絡中虛幻的情緣,也許永遠都不會踏足彼此所在的城市,能夠嗅到彼此都是裝在人類軀體內的野獸,一只成熟的狐貍散發著陣陣誘人的芬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來一句玩笑話,使得她對我不再袒露心聲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說“男人都是想要那點事,都是想要干我,我又不是妓女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說:我也是男人,我也想干你——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絡情緣是脆弱的,我們慢慢減少了交談的次數,元旦到春節幾乎沒有打過招呼,每天打開QQ看著她亮著的頭像不知道該說什么,原諒小弟沒有練就哄女孩子開心的神技,盡管我一直很羨慕,靠嘴就能讓女神們倒貼的大神——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周五從客戶那收過承兌后,又是周末了,應該是撕掉外衣回歸山林的日子了。已經在69上有一周了,也加了幾個朋友,聊了一下那一周都沒空,或者都還沒有熟悉到出來見面的一步。于是打開微信,和以前天津的朋友瞎侃,天津人總是很貧,但貧的讓你覺得逗樂——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隨意的問了一下,“好久不見,姐姐在哪呢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長沙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真的,長沙哪里啊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高橋大市場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來長沙玩么?等下一起吃飯吧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來進點貨,見面再說,你在哪,離我這遠不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在馬王堆,10分鐘到你那,等下見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的,我在西大門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路上心中充滿激動,以前收到過她給我的照片,對那深深的溝壑充滿著渴望,對著照片意淫過多次。那天長沙下著小雨,氣溫也有點冷,到了西大門,我微信說,“我到了,肯德基門口”車牌發了過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待的時間總是很漫長,但充滿了遐想就顯得太短暫,大約3min,我還沒有做好準備,就看到一位很有風韻的女子打折花傘,到了我的車窗口,是一眼看上去就像壓在身下鞭撻的女人,嘿嘿我太猴急了。原諒我觀察女人時,第一眼不是容貌,而是渾圓的屁股和豐滿的胸,然后是纖細的腰,最后才是臉頰。當然對于鞋子也很看重,因為,哪里能反映這個女子是否愛干凈,不一定是名牌,但要整潔。那天絡上的泥水沒有在她棕色的皮鞋上發現一點。紫色貂絨大V領的外套完束縛不住要漲出來的洶涌。撲面淡淡的香水味,雖然不知道牌子,但讓我知道這是一個精致的女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臉凍得通紅,上車后我把空調調到最大,然后半分鐘不知道該說什么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久不見了哦,來進什么貨啊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的呢,你怎么知道我來長沙了,來進點衣服,明天還去株洲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緣分,心有靈犀唄,你來也不和我說一聲,衣服都進好了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進好了都在賓館呢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想吃啥,弟弟啊好好犒勞犒勞姐姐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都行對長沙又不熟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環邊就近去了個不算太高檔,但環境還不錯的飯店,福滿三湘,樓上就是客房,你懂得,因為常在三樓洗腳,6和32號的手法很好所以還算比較熟。當然四樓按摩也帶客戶去過,不過安頓好客戶后,我都會在三樓洗腳,誒唯一一次找小姐的陰影讓我揮之不去啊,之前有提到過,不過實話實說那家的菜確實不咋地,而且超級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吃飯期間我一直盯著她看,這讓她有點不好意思,期間也開了幾個黃色小笑話作為試探,但都沒什么回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吃過飯后我說:“上去坐坐吧,樓上有客房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搖搖頭說要回去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好,沒有在堅持,就送她回去吧,當交個朋友好了。用導航儀送到了她了之前訂好的酒店,應該是南方明珠大酒店,記不清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臨下車時候,我有一點失落,但還是問了一句,“要我上去坐坐么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好吧,我和其她一起來進貨的姐妹住一間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沒關系,我就在這里開個房,開好后把房間號發給你好不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恩,好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柳暗花明又一村啊——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房間后,按照往常給蔥發短信報備地點和房間號3028,不懂的看第一篇帖子去,然后打開電視,燒了點開水等下好喝。這時微信已經開始閃爍,姐姐等不及了,問我哪間房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過微信后,很快就傳來敲門聲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進來后姐姐坐在床上看電視,東方姑娘啊,不過沒啥興趣,如果演的要是東方人妖,我也許還會食指大動的。她看的很專心。我靠在她旁邊坐下,手沿著腰插入褲子,慢慢揉搓著她肥膩的屁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姐姐的屁股和年輕的女人挺翹不同,兩種風韻,十指完全陷入其中,膩手的酥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姐姐動情的“哦”長舒一口氣“別鬧,我要看電視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看什么電視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看呢,我天天在家看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看電視,我看你”一邊說,一邊已吻上她的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先去洗澡吧,好弟弟,你先去啊,我不洗,我再看會電視”姐姐推開我的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的”我在姐姐面前脫掉衣服,露出已經雄赳赳的肉棒,隔著毛衣頂在她豐滿的胸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快去快去洗,我要看電視——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進了浴室,洗澡我就不說了,估計也沒人對我按興趣,不過這酒店的確實不咋地,簡陋又泛著霉味,唯一的亮點是隔壁撞墻悶悶的砰砰聲,伴著女人的哀嚎聲聽得真切,這讓剛剛軟下去的雞巴,又充血勃起,比剛才更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光著身子走出浴室,坐在姐姐身旁,她還在裝作看電視。時不時的用眼睛瞄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看我做墨子,我沒有花,看電視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就喜歡看姐姐,還喜歡干姐姐”說著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肉棒上,摟著她壓在床上。摩擦著她的耳垂,舔著她的脖子,當然順便從臉上刮出點粉來。我一直不喜歡女人臉上有粉,難以接受。但這并不妨礙,我粗壯的雞巴在她手中脹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要,不要,我去洗澡,我去洗澡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許洗,我喜歡原味的,剛才誰看電視不洗的”繼續舔著她的鎖骨,隔著毛衣揉搓著她的奶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要,我去洗,我去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的”,我幫著她脫著衣服,并恣意的撫摸著她的酮體,這具她老公從各個角度玩過的身體,等下就要被我操弄,想想都刺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臨去浴室前仍然被我捏了把屁股才走,靠在床上看電視,看的是啥我也不知道誰還有空看它,旁邊傳來洗澡的聲音,她的手機就在枕頭旁邊,我們沒有留下彼此的電話號,這讓我有些黯然躊躇,但這就是出來玩的規則沒有人可以試圖挑戰他,永遠不要觸碰別人的手機,也別讓別人拿到你的手機,當然如果你有專門的電話除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姐姐裹著浴巾從浴室里出來的時候,對我的視覺沖擊是無法想象的,這么大的奶子,只在大四的時在吉林的小出租屋中那個未成年女友的身上觸碰過,那手感,那體味,記憶猶新。雖然親親摸摸,并沒有真的插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迫不急待的撤掉浴巾,舔舐著那對豪乳,壓在她的身上,膝蓋頂著她的玉壺,能感到騷氣從中微微噴出,好茶要悶一悶,用膝蓋封口。頂在騷洞口慢慢揉蹭,雙手托著奶包,不聽大哥在兩個乳頭和乳溝間舔舐,慢慢劃過瑩白的小肚子,茂密帶著水滴的黑森林,吸允著洞口的騷豆。一根手指在洞里慢慢抽插。猶如乳房給我帶來的驚喜,***里洞口長了一顆肉豆豆,比我的指甲還大,每當兩指觸碰到時都會弓起身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恩,進來,快點,進來——!!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進哪里?啊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進來,進來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知道進那里啊,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用唧吧草我這,草我這”拽著我的肉棒胡亂的往***里塞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帶上安全套,狼牙的,用力的連根沒入騷洞,盡管還很生澀,但毫不憐惜,因為我知道她比我更需要瘋狂的性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揉著這對大波,下身操弄著肉厚的肥穴,沒下都壓過洞口的豆豆刺向花心,才5、6分鐘就爽到要射,將她翻過身,勉強有力氣跪臥在我面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撅著肥美的大腚,輕輕搖擺,因為只有我的龜頭在里面,肉棒都在外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干我,干我,嗷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隔壁更凄慘的嚎叫因為,連根刺入她的子宮,我能感到子宮口在收縮,攥緊她的兩瓣屁股,像打樁機一樣,根根末穴,越來越快,順著陰道已冒出白色的漿沫。每頂以下,她就向床頭縮一點,為了避免粗大的陰莖整根沒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****,****,草死你,啊……啊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爽不爽,爽不爽,騷貨,干死你,干死你 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終于伸進了這肥美的屁股里。我在狗爬式總是很容易射,及時要軟了都能馬上變硬,也許只是心理上更刺激的原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給攤在床角的她蓋好被子,慢慢蹭過去,伸出手臂摟著她,親吻著那對大波,對于乳房的依戀,之前有講過,握著她總是很有安全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寶貝兒,休息下我們去吃口味蝦好不,來了長沙一次,總要去辣不怕的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恩,我累了,不想動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我去買回來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恩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辣不怕,小份蟹+小份蝦+土豆餅都是招牌,送回酒店時,還光著身子的姐姐拽著我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今晚能留下么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默默的親了她一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都知道這游戲的規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轉載請注明:一枝獨秀|夫妻交友|幸福村 » 我和成熟單女的一次經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喜歡 (43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必須 登錄 才能發表評論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体彩11选5最聪明的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