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第一次3P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交友故事 一枝獨秀 4921℃ 0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近很多沒玩過的夫妻朋友,或者單男在QQ中問我經驗,其實小弟玩的也不多,主要是找合得來的夫妻才會長期發展下去,就把我的第一次經驗分享給大家吧,比較長,請別見笑——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石頭 上午 09:44:49 幸福村上的朋友吧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牛城上午 09:53:22 恩,是的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牛城上午 09:53:38 你在湖南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石頭 上午 09:55:06 湖南湖北兩地跑,一半在武漢一半在長沙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牛城上午 10:00:48 在武漢有過經歷嗎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石頭 上午 10:01:25 有的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牛城上午 10:03:48還順利嗎?可以說說不,我還沒經驗呢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石頭 上午 10:04:29 好的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石頭 上午 10:04:58 想了解關于什么的呢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牛城上午 10:07:00 經歷和體會吧,呵呵,都可以說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牛城上午 10:07:41 你的愛好和禁忌也可以說啊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牛城上午 10:07:45 呵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石頭 上午 10:10:48 說說我的第一次3P吧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牛城上午 10:12:12 恩,好啊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牛城上午 10:12:22 帶我入門吧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石頭 上午 10:12:51 無所謂入不入門 主要是出來享受偷換的刺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牛城上午 10:13:00 暢所欲言,動作和心理都想聽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石頭 上午 10:13:08 偷歡,心里層次大于肉體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牛城上午 10:13:14 是的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此之前在網上也找過幾個網友,有的是一夜情,有的發展成長期的朋友了,但對于夫妻的禁忌一直比較向往,畢竟有駁倫理的性愛,都是讓人感覺刺激的我的第一次不是在幸福村上找到的,2010年時候在天津,大學畢業2年左右,現在的老婆在珠海,所以有很多接觸女網友的機會,在網上搜到個群加了進去,里面想沙丁魚罐頭一樣,社么人都有,但大多還是單男。騙子單男冒充夫妻的也有,掛的別人的裸照也有,要視頻了要不就是說妻子不在身邊,妻子有病了,妻子回娘家了,等等吧。總之接觸了不少聊友,也相互了解了一些,有真誠的,也有不少垃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找了其中一個備注寫著FQ的人加了下,空間上只有三張遠遠的照片,看不清臉,并沒報多大的期望,聊了一下,坦言我是第一次,好在這對夫妻有過經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標準的交換情況,照片后,到了視頻,多數都卡在這一關,有騙子也有確實不想露臉的,畢竟網絡比較沒有安全感,當時交流經驗時候抱著學習的態度,和很多人現在的狀態一樣,不過回頭看看,現在基本上碰到沒玩過的都不怎么想聊,太累而且,很多都是有想法,老婆那關過不去,白忙一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發牢騷,聊過天的第一次求經驗的夫妻比單男求經驗的還多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繼續說,現在還要感謝那對夫妻,不過還是要說俺們第一次確實沒視頻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次見面,我們約好時間后,那位大哥住在居華里,要我去居華里那邊找個酒店開好房。老實講心中刺激的要命,比見女網友還要刺激,晚上回家時候開車的手都在顫抖。吃過晚飯,如約找了個酒店,第一次畢竟不能太寒酸,但干凈舒適還是要的,其實,空調,熱水,干凈的床單最重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表、錢包、車都放在家了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00¥,身份證,手機,只帶了三樣開好房后給大學上下鋪的損友發過去房間號,4-5個小時后沒打電話就報警,直到多年后還是保持著這個習慣。他出去玩時也是如此,畢竟失財事小,丟腎事大。雖然有次這蔥忘記給我打電話,被我把他和一大媽堵在房間里,順便說句這蔥有戀母情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打電話給那大哥“大哥我是蘿卜,已經到了——!”俺以前叫蘿卜,意淫下自己的尺寸,大家都懂的,現在叫石頭,什么意思你們也懂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過去房間號后,后我就懷著激動的心情去洗澡,當然我總要干點什么緩解下,感覺全身的肌肉在痙攣,畢竟當著一個男人面和他老婆做愛,這份禁忌想想都讓人刺激。但是我也知道,要做好被放鴿子的準備,不來俺就美美的睡一覺,只是苦了硬了的JJ了。澡還沒洗完就聽到敲門聲,披著浴巾去開的門,開門時還在想不會被一群人按地上打劫就好,看到嫂子的一剎那覺得漂亮!比照片好看。之前介紹的情況也沒留意看,而且大多做不得數,網絡是虛幻的,你不知道是位老奶還是個中學生在電腦的那一端。大哥很富態,微胖175左右,嫂子165左右,都30出頭的樣子。開門后,我說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大哥我先洗早,你倆先坐會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奇怪的是,剛才還硬的JJ,已經縮回去了,不會像我第一次嫖妓時一樣吧,當時緊張,在一個昏暗的小屋里,小姐又死命的催,“好了沒,快點!”所以從頭到尾都是軟的,沒得進去過,最后在小姐一臉鄙視中交錢灰頭土臉的跑出來,一起去的損友還和我說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靠你干了這么久,我早出來了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必須的,哥多猛啊”真是兩個快樂的小屌絲啊。 這也導致我在那后對于嫖妓充滿了陰影,堅持找女網友,哪怕耗費的時間、精力和金錢都比嫖妓高得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跑題了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洗完澡后從浴室出來,看見嫂子已經把羽絨服脫了,里面只穿了一件紅色大網眼的連一裙,胸部是很大但堅挺典型的鴿乳,若隱若現的茂密,我一出來,她就躲進被子里去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說嫂子先洗吧,大哥說:“她已經洗過了,我去洗”,我把電視聲音調到最大后也進了被子,很緊張,旁邊浴室嘩嘩的沖水聲,我這邊和他老婆幾近赤裸的躺在一張床上,這時候的心理已難以用刺激來表達,但初經此陣帳的小弟快吐血了,我他媽是軟的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嫂子也很緊張自己靠在枕頭上,直直的看著電視,不敢看我現在想想當時真虎啊,聽著大哥的沖水聲,任時間尷尬了2-3分鐘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側過身,摸上了嫂子的胳膊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為一個女老師胳膊如此纖細,不知道怎么給學生寫板書寫寫粉筆字呢,一邊摸著胳膊一邊親吻她的頭發,耳垂,和脖子,順勢半個身子壓在她身上,手隔著紗網摸著她不是很肥的屁股,她的嘴刻意避免著和我的嘴唇接觸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盡管我口氣很清新,但每個人習慣的不一樣,所以沒有強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點點向下親,慢慢把紗衣扯開,舔里面的葡萄。確實很飽滿,一個手就可以握得住,沒有男人能抗拒對乳房的癡迷,小的時候是這樣,現在也一樣,也許我們男人比女人更缺乏安全感,所以才會對著兩個小東西這么著迷。我開始換著允吸嫂子的乳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象中的呻吟沒有出現,我邊吸邊看著她,她咬著嘴唇,在忍著我給她帶來的生理上的快感,和老公在隔壁浴室給他帶來心理上有勃倫理的刺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唇慢慢滑向她小腹,感覺到她全身像觸電一樣,兩只剛剛拽著被子的手抓著我的頭發,不想讓我動。她一定是怕癢癢,她兩條腿用力的加緊摩擦,下面應該更癢。腹部和肉穴中間有一道橫著的刀疤,應該是剖腹產。安妮寶貝一直覺得疤痕是可恥的,應該被掩藏起來。可我總對那異樣的神秘迷戀,每一個疤痕都是獨一無二的,這讓我深深著迷。我伸出舌頭沿著刀口舔舐著,混合著小肚子的酥癢和隱秘的傷口暴露在陌生男人面前的羞恥感,使得她別過頭去不敢看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手揉搓他的屁股時,觸碰到了她涌出床上絲滑的液體。我知道,她已經準備好了,舌頭沿著稀疏卷曲的毛發,蓋住了她的陰蒂。她身體猛的弓了起來,差點讓我從他身上滑下來。用舌頭分開她的陰蒂,舔著她粉嫩的嫩肉,她身體猛烈地脈動顫抖,四肢撕扯著我,從喉嚨中發出壓抑著的“嗯嗯”聲,這讓我覺得像是在騎馬一樣,一頭香艷的胭脂馬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著臉頰能感覺到,從肉穴中散發著熱氣,有一股淡淡淫靡的騷氣。半透明絲滑的***已經占滿了我的鼻子。雙腿用力夾著我的頭,雙手抓著我的頭發,卻又用盡全力的向肉穴里塞,如果能變小的話,我想一定會把的頭探進去看看里面這奇妙的世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直有點沮喪的我,突然間發現我的肉棒又硬了,和全盛的時候差不多18cm,在網上交友的人都會吹噓自己的多大多大,基本上都是意淫一下,我的平時的時候勃起15-16cm,初中的時量過最大的一次18cm,后來和一起歡樂過的兄弟和夫妻們聊過這個話題,應該是比較正常偏大一點的尺寸,當然和老外沒法比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為夫妻初哥的我,不知道現在是不是該提槍上馬,大哥在洗澡我是不是該先上,3P的先后順序是什么樣。隨著日后和夫妻歡樂后的經驗才總結出,在交友之前就應該現彼此聊好,按順序來還是一起,能不能口交,吞精,***之類的,這樣再做起來會比較融洽都知道女女的底線在哪,可以玩的比較盡興又避免尷尬,玩過后三人躺在床上也可以,交流下這次的心得,以便下次再玩時改善,當然小弟一直是抱著和夫妻交朋友盡量是長期穩定的態度,不在多而在于互相聊得來。每個人想法不一樣應該也有朋友是追求新鮮的,只在乎人數和次數不在乎感情和質量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好這時候大哥洗完澡出來了,我主動讓出肉穴的位置,側臥在嫂子旁邊,允吸著她的乳頭,大哥的一句話讓我記憶猶新:“老婆,我愛你,放開了,好好享受吧!”,這句話貫徹了我未來和夫妻交友的每一段經歷,和夫妻一起做愛,最重要的是讓嫂子舒服,嫂子爽了我們兄弟倆才舒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,夫妻倆出來玩3P,我的建議是夫妻先能達成共識:為了什么玩?如果只是為了滿足其中一個人的心理或生理需要,而另外一位不同意,或者為了愛人勉強來不舒服的話,三個人都很難舒服和滿意,這有悖于每個人最開始的初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近和岳陽的一對夫妻聊天時,就很明顯妻子很反感3P,為了應付丈夫才在老公篩選過的單男中選一個看得順眼的聊一聊,但并沒什么熱情。我們聊了幾天,有關于她們日常瑣碎的,有關于她們的寶寶的,也有關于性的,我能感覺出她是一個單純善良的女子。盡管她一直難以接受,覺得我們都是變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并沒有試著想說服她加入我們,至少希望她理解,因為我們和她所追求的不一樣。在旅途中,有的旅客單純的想早點趕到終點的享受那里的景色,一路上在桌子上支著頭,思緒里想的全都是終點的幸福,這趟列車只是用來到達目的地的途徑;但有的旅行者,看著沿途的風景充滿著喜悅,甚至有時會跳下車在草地里打個滾,旅行對他來說所經歷過的風景的和到達終點看到的景色一樣有意義,甚至旅途的經歷更加精彩。這就是旅客和旅行者的區別,可誰有錯呢,每個人的追求不一樣,如果,她希望單純而傳統的守望終點的幸福,為什么要破壞她呢,就讓她幸福下去好了——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個人都有一層外衣,白天穿上它我是外企公司的白領小主管,8小時內在屬下和客戶面前永遠是有朝氣和激情的,哥是知識分子文明人。下了班回到家,摟著孩子時是一個有擔當的丈夫和父親。但我知道即便是在家我仍然沒有脫掉那層外套,因為那下面隱藏的是一頭野獸,對性充滿著渴望和執著的野獸。白天用枷鎖羈絆住我的身體,晚上釋放出野獸的靈魂,在酣暢淋漓的性愛中,體味做回自己的感覺,那時的我才是我,。閉上眼睛,吸口氣,嗅探著同類的氣息,狼,狐貍亦或兔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誒,又跑題了,我繼續——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哥躺在另一邊后,嫂子就貼在他身上,但他沒有進入,而是和我一樣親在了另外一邊的乳房上,我們像是兩個孩子,只是這位媽媽已經發出淫蕩的呻吟聲,沒有在壓抑,將方才們在喉中的春情完全釋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哥摸著下面泛濫的小河,說:“老婆今天水真多,老弟你先來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下床帶上套子,再看嫂子眼睛里楚楚的純情已經快要決堤,大哥一邊舔著乳房,一邊問:“老婆,想要不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想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想什么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想要老公干我”“要****”“要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老公沒有哦,要弟弟干好不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恩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恩什么?說出來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弟弟快來操我,操我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嫂子大聲的哀求中,我的肉棒刺入肉穴中,完全沒有緩沖,整根插入,絲滑的***實在太多了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哦——奧……”嫂子舒爽的長松一口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肉棒進去后我也沒動,因為我看到大哥一邊舔著乳房,一邊揉著陰蒂,但眼睛死死的盯著我和他老婆交合著的性器官,舌頭已經忘記舔舐乳頭,一絲口水順著嘴角和乳房流下來。讓我感覺我的雞巴又暴漲了一圈,已經能感覺到龜頭頂在子宮口。關于大和小和那根蔥也討論過,我一直覺得他是有變化的,每次收到視覺的刺激,以及當天的狀態不一樣是會有差別的。但是,他堅持認為都一樣大小,我認為的那是幻覺。但我當時,真真正正的在大哥的注視下,動脈血賁感覺到肉棒在他老婆的陰道中漲大了一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嫂子在胯下自己扭動著腰,“干我……快,操我……”,我慢慢拔出濕淋淋的肉棒,又整根進入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啊……”嫂子弓起身子將她丈夫甩到了一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開始抽插,在濕滑緊湊的陰道中,體味著那份極致的軟嫩,望著他們夫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哥也跪下兩手扯著老婆的頭發為他口交,每次拔出都帶出白色的漿沫,進入時又伴隨著嫂子“嗚嗚——”的舒爽聲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從未親眼看過別人性交,但嫂子比我收到的刺激應該更大,因為才插了幾下,剛剛轉頭準備盯著他的肉穴看看時,卻被她用雙腳緊緊夾住腰,緊接著一下一下的抽搐,用力的弓著身子,把大哥的陰莖推出口中,無神的望著天花板,嘴角混著唾液和大哥的***,想要發出聲音,卻只能一張一合的喘息著。這時候她的臉有一種淫邪的美,那一刻的畫面讓我血脈賁張,我聞到了,這是狐貍的騷味,只有真正地野獸才能聞出。幾秒鐘后嫂子長呼出一口氣,兩條腿落在床上。側過頭繼續為她老公服務,我也更加賣力的抽插,每次都頂到花芯,毫不憐惜的鞭撻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嫂子一邊喊著肉棒,發出嗚嗚的聲音,以便喊著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要,不要,又來了……又來了……啊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時大哥跳下床,拿著手機拍照,拍著我是如何干他老婆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往前頂一下,嫂子就往床頭退一點,“啊……啊……舒服,不要,啊 啊,舒服……受不了了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將嫂子翻轉過來,像一只母狗一樣背跪在面前,我從后面刺入她的陰道,雙手緊緊陷入她雪白的屁股中,在比剛才更緊湊的腔道中,用力地抽插,這個姿勢讓我更加深入的進入,進入她的身體,進入他的靈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終于,在大哥厚重的呼吸和嫂子的吟叫中,噴薄而出!但卻沒有軟下來,仍然像根鐵棍一樣,插在肉穴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拔出肉棒,全程拍照的大哥,趕快提槍上馬,彼此的嫻熟和了解,讓他們很快找到各自最舒服的姿勢,沉迷在性愛的漩渦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褪下套子,去沖了下已近開始變軟的弟弟,回來時,大哥也將嫂子換成了母狗式,從后面狠狠的刺入,比我更加用力和兇狠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剛才你弟弟干的爽不爽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爽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還要不要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要,要老公干我,啊……啊……不要,不要了……嗚嗚嗚嗚……不要了……老公,受不了了……受不了了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接過相機,把清潔的肉棒放在嫂子的嘴上,那上面還有剛剛大哥殘留的白沫,嫂子似乎不太好意思給我口交。雖然在那次后,我和大哥幾次射在這令人著迷的嘴唇里,并一起看她吞進去,但第一次確實不好意思,也不能強求。嫂子用一只手套弄著我已經開始變硬的肉棒,并熟練地摩擦著頭部的溝壑,使得肉棒上的血管青筋暴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終于在嫂子陣陣的尖叫聲中,大哥從肉穴里拔出濕淋淋的雞巴,噴在嫂子臉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嫂子癱在床角,閉著眼睛,發出長長的呼吸,嘴角和臉上沾滿了濃稠的漿液,滴落在床單上,一手捂著***,輕輕的揉著,原來這一幅畫面才是最淫邪而美麗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放下相機從側面親吻她的大腿,慢慢向泥濘不堪的***舔去,蓋在***上的手,抱著我的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行了,已經快腫了,放過我吧,嗯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和大哥相視一笑,突然之間感覺很有默契,我知道我找到了我的同類,聞著彌漫著的騷氣,嫂子不知道什么時候潮吹了,這么重要的一幕我和大哥都沒有發現,在那之后嫂子再玩也僅出現過一次潮吹,那次據大哥說使用電動小玩具讓嫂子達到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躺在床上一邊一個的摟著嫂子,揉著略微紅腫的乳頭,嫂子一手快速的幫我釋放,一手溫柔的揉著大哥的弟弟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哥問:“老婆,舒服么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舒服,愛老公,親一個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親親你弟弟么,他今天也很辛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嗯,”說著嫂子在我臉上一人親了一口,頭發上大哥的精液還沒有擦干,蹭的我們仨臉上都是,接著轉過頭和大哥接吻,兩人的口頭中還有大哥殘留的精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老婆,來了幾次高潮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很多次,都數不清了”說完羞澀的到大哥懷里,放開了已經噴涌而出的我的肉棒,并將手上的精液擦在了我的肚子和胸口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我一直無法分辨出什么樣才是高潮,潮吹肯定是了,不過見過的次數太少,幾乎沒有。這個問題來到長沙后,倒是和逍遙大哥交流過,那次嫂子自己也是說高潮蠻多次,但我完全沒有感覺到什么是高潮。子宮內壁收縮,陰道內水量增加,能理解,但自己還是感覺不到這些,原諒我吧,只能歸結到小弟JJ比較麻木的原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聊了一會天,才知道原來她們也是第一次成功的玩,但最開始聊天怕搞不成器,所以說有很多次經驗。但之前和一個說有經驗的單男見過面,到了房間洗完澡后太刺激硬不起來,那單男才說實話原來也沒玩過。所以他們夫妻,對3P已經有點失望,也是抱著試試的態度再玩一次,不行就不玩這個了,在天津后來接觸過的夫妻也有過類似的情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人一起看剛才的照片,嫂子害羞的很,請大哥把有我臉的刪掉了,又溫存了一陣。才去洗澡退房。在那之后,我們成為了固定的朋友,不是炮友,偶爾也請他們出來吃吃飯,有什么不開心的事在QQ上也會傾訴一下,直到現在還有聯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來在天津又交往過3、4對夫妻,但都沒有關系這么好,我在想難道3P也有初戀情結,大家玩的都很開心,當然像我之前說的,也碰到過人渣,酒托,騙子,但總之在回憶里,留下的是那段美好的時光,值得懷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轉載請注明:一枝獨秀|夫妻交友|幸福村 » 我的第一次3P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喜歡 (19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必須 登錄 才能發表評論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体彩11选5最聪明的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