夫妻交换故事_夫妻交换后的心情纪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5662℃ 0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一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深了,燥热的?#25103;?#25226;这个都市吹拂得格外烦人。我倚着平台的栏杆注目远望,寂静的街头依然灯火辉煌,似乎在挣扎着这个城市的繁华,?#27426;?#25105;对此毫无情趣,城市再繁华也只是一种生存的物质环境,它无法代替或是填补我内心的失落和空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斌还在床头坐着,卧室的排窗映射出他那张焦虑、困惑的脸。他又抽烟了,一支接着一支,禁绝了三年多的坏习惯,又染上了。我知道他这是为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是我们俩难得相聚的一天。我俩都是住院部的主?#25105;?#29983;,平日早、中、晚班倒?#21561;?#21435;,总难得两人同?#34917;?#26517;。晚?#20064;?#28857;,我们洗浴后便早早地脱衣进了房,凉爽的空调风把人吹得美滋滋的,我裸体倚靠在床头,细心梳理着下体的阴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床头灯光映着我丰满匀称的身材,虽说我快过五十,可乳房依然坚挺、臂部浑圆而有弹性,我感激父母亲给了我一副姣好的面容和白净的肌肤;我阴毛很浓密,过去曾是丈夫最认为性感的体征。由于两人的工作忙碌,一个多月了,我们没有过性,我想今天该是美妙的一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张开了双腿,内心的渴望与亢奋使我爱?#27627;?#28063;。我望着他走过来,便挺起阴部接纳他。用不着前戏,他进入了我,强烈的抽插使我发出欢愉的叫声,我真希望这种强劲永无止息。?#27426;坏?#20004;?#31181;櫻?#20182;退缩了,疲软下来,我彷佛在临近快?#31181;?#38376;前掉入了深渊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都是医生,我们知道这是为什么。半年多来,丈夫没有过令我满足的一次,我几乎要绝望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性欲一直很强,尤其是四十岁以后,这种生理的念头愈益强烈。去年我在深市参?#21451;?#26415;研讨,二十来天的无性生活常使我彻夜难眠。一次我去深市的夜用品商店,商店里只有我一个顾客,值班的小伙子彷佛看透了我的心思,向我递过了一支大型自慰棒,我急忙塞进了挎包,连零钱都顾不上?#19968;?#20415;匆?#19968;?#21040;宾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晚上我用上了它,亢奋中,?#38498;?#20013;老是拂不去那值班小伙的面?#20303;?#25105;泄了很多,多年没有过这样,连床单都湿了,我几乎要拨通宾馆专为女性提供那种服务的男孩的电话……回家后,每逢丈夫晚班,我便用上这支宝贝,同时?#20849;?#20303;地幻想着那小伙生疏又彷佛熟识的面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在医院一直受人尊重,这不仅因为我性感、漂亮,更因为为人稳重。?#27426;?#36825;次深市之行,却总使我在性生理上萌生了许多奇特的想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年?#33258;?#19968;次例行的妇科体检中,为我检查生?#31216;?#30340;是我们医院妇科的一位很熟悉的年轻?#24184;?#29983;。上检台前我都很自然,毕竟自己从医二十多年,身体的裸露并不神秘;?#27426;?#24403;我当着他的面脱下内裤、露出阴毛时,我却?#20849;?#20303;地突然颤抖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次体检中,他用?#34903;?#20280;进我的阴道,我竟然感到十?#36136;?#30021;,爱液控制不住地流了许多……中途,一位陪检的女医生出门了,我突然感觉到阴道插进了一支异常粗大又坚硬的东西,凭着我的经验,我当然知道这是他的男根。说实话,我感到了一种失落多年的快感和刺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切?#21561;?#36825;么突然,我不能抗拒,更不能呼喊,那会使我无法面世。我闭上了双眼,佯?#30333;?#27627;不知晓的表情,只希望他插得更深,又希望他快点结束……?#27426;?#20182;很有节?#30130;?#38543;着门外响起的脚步声,他抽出了。我尽力保持平静和自然,却无法褪去一脸的红潮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按照?#22812;?#21435;的心态,我肯定会认为那同事占了我的便宜,但这一次,我实实在在地经历了,我没有任何污秽的感觉,?#21561;?#35273;得新奇与生理刺激,我为自己的体态仍能吸引年轻男人而自足。有许多次?#20064;?#26102;遇见他,我都会?#38498;?#24773;的目光向他发射心灵的性息,甚至还盼望他再来为我「体检」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性生命是身生命的映射,性欢愉是身生命的必需。我觉得从那?#25105;?#21518;,我似乎年轻了许多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二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斌被烟气呛得?#20154;裕?#25105;突然心酸起来。他的失败,不能全怪他,我们结婚这么多年,他从没有在任何地方对不住我。多年来,由于职业的责任,我们常常顾不上床笫之事,有时两人宽衣上床,我也是由于疲劳而对他的渴望没有理会。作为主?#25105;?#29983;,我和他经常是每天工作十六、七个小时,晚上回到家,有几?#25105;?#26381;?#29004;?#23601;酣睡不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过?#24515;輳?#20316;为性生活的过来人,都会感觉到性需求上的一个缺失感,这就是新的激情。加上工作忙碌,性生活次数肯定会明显减少。前些年,为了?#19968;?#36825;些激情,丈夫为我想了许多办法,例如大白天到?#32426;?#38706;天做爱,在阳台上做爱等等,我深知他的良苦用心。他是知道我的性需求的,今天他抽烟自责,使我感到自己的?#28063;?#21644;自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19968;?#21040;了房间,凉爽的空气使我烦闷的心情舒爽了许多。斌迎上来,一?#22478;?#24847;地对我说:「茹茹,我们重来好吗?」我说:「斌,你别自责,我?#36824;?#20320;!」斌说:「我?#24515;?#21147;和信心的,虽然这半年多苦了你,但不要烦燥,我们?#20506;?#26032;办法好吗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调笑着说:「你又有锦囊妙计了?我才不信!」斌说:「刘伟一对也和我们差?#27426;唷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伟和斌是高中同学,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。大学中?#21335;?#27605;业后,他现在在《春花》?#21448;?#31038;当?#38590;?#32534;辑。他妻子慕云是个中学教?#20445;?#23567;我三岁,也生得丰满漂亮。我们两家的小孩都去外地工作了,闲暇日,我们两对经常在一起吃饭、交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伟为人很好,身材高挑,一副书生模样。说心里话,虽然刘伟文采飘逸,但也许恰恰因此,我对他的才干并不以为然。我认可他作为朋友的人品,但不太喜欢他的职业。医学是求实的,?#38590;?#26159;飘渺的,这种职业上的矛盾,使我与他谈得总不大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慕云很不错的,我们几乎无话不?#31119;?#26377;几次斌上晚班,刘伟又出差,我们索性睡到一床。女人在一起,话题总是很多,她也抱怨刘伟老出差,有时为一个作品,三、五个月在外。?#21561;?#20986;来,她也是?#24515;?#35328;之隐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时我俩睡到半?#25925;保?#25105;发现她在被窝里不太老实。我是医生,当然知道她在干什么,我佯装酣睡,免得她尴尬不已。趁她熟睡后,我发现她内裤已经湿透了,?#20219;一?#22810;的阴毛,也是淫液满?#32908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问斌:「刘伟他们什么情况?」斌说:「好像也缺乏激情了!」我?#23454;潰骸?#24917;云?#25925;?#24456;强烈的,难道刘伟不行?」我把慕云自慰的事告诉了斌,当讲到慕云又浓又密的阴毛时,我发现斌的小弟弟一下子坚挺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斌说:「按理说刘伟不至于不行,别?#27492;辉?#20040;胖,可那?#19968;?#21448;粗又长,阴毛长满了下腹。」说完,斌还用?#30452;然?#30528;刘?#25226;?#20855;的粗和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不知咋的,我一下子被挑动得亢奋起来,我感觉到下体开始在湿,一股热流在?#24618;杏?#21160;。我?#38498;?#20013;一下子像映起了电影:那深市的小伙、那突如其来的体验遭遇、那刘伟又粗又长的阳具……我情又自禁地脱下了衣裤,一丝?#36824;?#22320;?#19978;?#26469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斌插入了,他说:「你真湿,是听到我讲刘伟的宝?#31383;?」我也毫不相让,说:「你也很?#26448;?一定是慕云的阴毛吸引了你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斌在狂热的抽插中颤抖着说:「我?#36824;?#20320;是不是愿意,我一定要叫刘伟来干你……我也干一次慕云……你愿意吗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感到这是多年来?#28216;?#26377;过的刺激,迷茫中,我只是说:「我愿意……我想刘伟,快叫刘伟来干我吧!」我失态了。也许是我的失态,斌成功了!那晚,我们来了两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三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斌的成功,给我们的生活增添了许多温馨。与刘伟夫妇幻想交换做爱,成了我和斌每次性交时必谈的话题。我们都知道彼此的性心理,每次上床,斌老是说刘伟如?#31283;?#20309;伟岸,如?#31283;?#20309;想干我;我也老是调侃地告诉斌,慕云的乳房如?#31283;?#20309;地坚挺,阴毛又多又亮,还说刘伟干我时?#19968;?#22914;何配合他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些新奇的话题发生了神奇的性催化作用,我和斌做爱的次数明显增多了,而?#20197;?#26469;越和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天下午,我在?#20506;?#24687;,门铃声响,我打开门,刘伟来了。他出差刚回,为斌送来了两瓶「清沟酒」。刘伟是常客,他十分随意地坐上了沙发。我觉顿时一脸红晕,就在昨天晚上,?#19968;?#22312;床上呼叫着「快让刘伟来干我」,现在他就在我面前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伟似乎发现了我的潮热,便说:「你怎么啦?空调还开着,你还热?」他当然不知道我泛潮的端由,可我老觉得他窥见了我内心的秘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心里越不自在,眼神也越不老实。我生平第一次仔细地端详着刘伟的面容,?#19968;?#30629;见了他外裤包裹着巨大的隆起,心中第一次对他印象特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伟发觉了我的不寻常,但他一头雾水,丈二和尚摸不着头?#28020;?#25105;们随便说了?#22919;洌?#20182;告辞了。也许是性心理的驱使,我真想他留下多聊?#22919;洌?#20294;我不敢,不是怕,但?#24202;?#30693;为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伟显然把我的不自然告诉了斌。晚上十点,斌回到家,他告诉我说,晚?#25925;?#21644;刘伟在一起吃的。他?#33145;?#23494;」地对我说:「你是个做不得坏事的人,一干坏事,脸上全写着了。」我脸上居然害羞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问:「刘伟他跟你说了什么?」斌说:「刘伟?#30860;?#20102;八分。」我说:「?#30860;?#21861;?」斌说:「我本来也想打马虎眼混过去,?#25925;?#21016;伟实在。」我问:?#26438;?#24590;么实在法?」斌说:?#29238;鬮难?#30340;人就是比我们搞医学的眼光敏锐,想象丰富,他一下子就?#30860;?#20102;我们把他们当作了性幻想对象了。」我说:「这不可能吧?」斌说:「怎?#24202;?#21487;能?刘伟很诚实,他们那对,早就瞄上我们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晚上,斌把与刘伟的交谈内容一股?#36828;?#22320;告诉了我,他讲刘伟与慕云做爱时如何幻想我们、如何倍生激情,我们又怎样幻想他们的……他俩?#25945;?#36234;深,从家庭讲到情与性的关联与区别,一顿饭吃了三小时,连慕云后来也参与了讨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听了斌的慷慨长?#31119;?#25105;心生激动,又心生平静。是呀,我们搞了这么多年医学,怎么连性的属性都这么陌生呢?性固然有社会属性的一面,但也有它的生理属性呀!因情固然可?#22278;?#29983;性爱,这是性的社会属性一面,但情可以禁锢性吗?性爱作为一种生理现象,是人类乃至万物的一种需求,一种享受,性的双方丢掉「自私」,性爱就?#36745;?#26159;淫荡,而是欢愉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作为一个?#24515;?#22899;人,一方面性需求炽热,一方面又禁锢自?#28023;?#36824;要禁锢丈夫,有这个必要吗?……那晚上,我和斌深谈了许?#33579;?#32842;到了性的本质、性的追求与交流。这是我们婚后第一次谈到交换的话题,我们并不认为太迟,但不必犹豫太久。这一晚我和斌的性交,确实?#28216;?#26377;过的兴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四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思想上的敞开,使我们步子迈得很快。第二天,斌提议让刘伟夫妇来我们?#39029;?#26202;饭,我预感到他们男人似乎有了某种默契,也预感到今晚我们四人可能会聊及的话题,心中很是兴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午六时,刘伟和慕?#35780;?#20102;,他俩似乎刻意修饰了一番?#27627;?#20255;身着金利来的恤衫,像年轻人一样帅。慕云穿一件薄裙,乳峰凸显着,非常性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斌打开刘?#20843;?#30340;「清沟酒」,四个人都举杯了。?#21103;?#19979;来,气氛像美酒一样浓烈,男人们开始使坏了。带着醉意,刘?#20843;擔骸?#29616;在我们按性别分组讨论。讨论题:性爱与情爱可不可分?」斌也像与刘伟有「事先通?#34180;梗?#25226;我和慕云?#24179;?#25151;间,说:「女人在房间里,男人在厅?#33579;?#21322;小时后汇报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关?#25103;?#38376;后,我和慕云都笑了,但笑得很严肃。我知道这是今晚绕不开的话题,慕云也似乎有心理?#24613;福?#27809;?#22919;洌?#25105;们就聊上了正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很熟悉,加上酒的力量,我们放得很开。我们交换了近年来的性苦?#30130;?#25551;述了互为对象的性幻想。谈话中,慕云谈到了她对斌为人的仰慕,还细问了斌的性器特征,我也?#23454;?#21016;伟的阳具大小……我们都谈得性趣盎然,我感觉下体在湿,慕云说她也一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晚上十点,我打开了房门,男人们看见我和慕云的潮热,似乎急不可耐了,?#36745;?#32780;同藉酒力高歌:?#35813;妹?#20320;大胆地往?#30333;?#21543;,往?#30333;摺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斌对我说:「茹茹,你去楼上。」我知道是要干啥,但毕?#20849;?#22909;意思率?#26579;?#27493;,心里狂跳个?#29004;!?#25996;看出我的羞怯,便说:「你去楼?#25103;?#38388;把晾晒的衣物迭好。」我知道这是丈夫在为我铺路,便匆匆上了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刚进到房间,我便听见又有上楼的脚步声,这不是我熟悉的斌,我知道这是谁,我吓得坐在床沿,闭上了眼睛。我听见他进了房间,关上了房门……我感觉他坐在了我的身旁,从他?#31181;?#30340;呼吸中,我知道他很紧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知道我们默默地相恃了多长时间,然后感觉到一双男人的大手按在了我的乳房上,我又羞又喜,想拽开他,却又这样无力。他用舌头吻我的耳垂,我像触电一样颤抖……我湿了,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试图解开我的奶罩,我本能地站起来,我看见了刘伟!他一脸通红,十?#20013;?#24871;,他说:?#24178;?#23376;,对不起……」我看见刘伟急切而又胆怯的眼神,直感到对不住他,真想扑上去让他?#24403;?#25105;。?#27426;?#25105;不能够,?#19968;?#36523;的燥热和颤抖令我语无伦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伟什么也说不出,他平日的文采荡然无存,只是反?#21561;?#35828;:?#24178;?#23376;,对不起……」我问刘伟:「真的会这样吗?慕云怎么想?」刘?#20843;擔骸杆?#24895;意……她和斌进房了。」这简短的几个字,使我像缺了堤的江河,无法竭止住急于奔放的激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低下头,?#37027;?#22320;褪开了上衣、奶罩,一对饶有弹性的乳房砰然跳出。刘伟也开?#32426;?#34915;了,他脱得很快,那门强壮的小钢炮令我心跳不已。我仰身躺在了床沿,?#38498;?#21448;清醒地感觉到刘伟解开了我的裙扣,脱下了我的小三?#24378;恪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伟用舌尖在我的芳草丛中探索,他像斌一样,也是个温柔的男人。我顺从地张开了赤裸的双腿,把在这之前只有斌看过的私处展露在他面前,他?#29004;?#22320;吻我,从乳房、小腹,到阴毛、阴蒂,我像新婚之夜一样,爱液横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快地,他进入了我,我感到阴道无与伦比的充实,远胜过深市的自慰棒,远胜过那次体检中的遭遇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令我倍?#24515;?#36731;的一晚,我们做了三次,最后一次是我主动地在上位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一早,刘伟还在熟睡中,我?#37027;?#22320;起了床。下楼后,斌和慕云还在房中熟睡,不知为啥,我全无?#21861;?#20043;感。我满足了,更感到该让斌满足。我们仍是相爱的,昨晚,我们只是一次彼此需要的活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在厨房开始?#24613;?#26089;餐。夏天的太阳起得特别早,东方已是朝霞满天,我情不自禁地哼起了昨晚男人们唱的歌曲。待我一切就绪时,刘伟、慕云和斌都起床了。慕云调皮地向我眨了眨眼,用不着任何一句交?#31119;?#20174;大?#34915;?#24847;的眼神中,我们都知道───新的生活开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3601;輟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转载请注明:一枝独秀|夫妻交友|幸福村 » 夫妻交换故事_夫妻交换后的心情纪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喜欢 (26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必须 登录 ?#25293;?#21457;表评论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体彩11选5最聪明的玩法